Spring Couplet 2019

中國民間過春節,有諸多習俗。譬如年終大掃除辦年貨貼春聯,及至除夕的團圓飯逛花街、給壓歲錢,大年初一凌晨開始燃放鞭炮祭祀,以及拜年舞龍舞獅等等。

春聯,我們廣東人稱之爲揮春。小時候,父親教我寫揮春,貼揮春。而至今時,親手寫的揮春漸已見少,取而代之的是預先印刷好的產品。上書的吉祥語句,亦多已雷同,令人不免感嘆年味缺失。年味究竟是什麼味?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回憶和感受,概而論之,大約就是時髦所說的儀式感

是生活水平高了,儀式感反而低了嗎? 還是生活壓力越來越大,注重的事情越來越少? 抑或,如今過年過節送命的環節太多,使我們對節日的顧忌多了,抹殺掉了氣氛?

在我看來皆不是。無非是我們不願再花費氣力,不願接過父輩的棒,不願承擔責任。


在美國過了好些節日,常常會被他們觸動。

譬如萬聖節。他們不像我們在國內時,溜到酒吧、夜場去high。他們就在小區裏high。多數家庭張燈結綵–準確來說,是把屋企裝扮得鬼五馬六,甚至陰森恐怖–更有些老人家會搬出大屏幕,就在車庫門前放起捉鬼敢死隊。而小孩子們打扮成各路神仙妖怪,三五成羣逐家逐戶敲門,剛剛蹣跚學步的小童,也會由父母帶着,到處乞糖。鄰里相見,寒暄着細時景象。

認真慚愧。 己亥年春節將至,幾間中國人開的店鋪賣的只有“福”字掛件,其餘便是什麼燈籠、童車、玩具亂七八糟。

沒有一張揮春

於是自家來寫吧。跑遍整個縣的各家亞洲超市,才在一家越南店購得紅紙。而後跑到日本文具店,才買到筆墨。

這是當爹以後,第一次教芝麻寫字,好像有板有眼。

媽媽說,也是她第一次寫揮春。架勢當然滿分。

全家動員寫揮春。

是以爲記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