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来的故事集(六)

周申健

2、花间的小女孩

江南初夏,阳光温柔。
我驻足花间,
惊觉内心有个地方仿佛早已凉薄,
被这阳光一晒,似乎更加难受。
究竟是因何难受,
我却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我,周申健。
我真是个失败者。
从Jo冷冷的鄙夷眼神中,我看到我这样的贴切的定义。

Jo:恭喜你,周申健。你成功刷新了“贱人”的解释。橘子真是瞎了眼!替你生了个女儿,还甘心让你在外面逍遥快活!

橘子?什么橘子?哪个橘子?

今天晚上Jo只喝了两杯酒,以她三倍的量,仍有1/3清醒,那有1/3的话是清醒的吗?是哪句?
我望向苏子青。
他能不能给我什么提示。

F$$K…

我看到苏子青那种惊愕失措的脸,那就是最大的提示。

橘子这个名字,最后一次听说已经是……十年前了。
我记得那年夏天,我们又吵了架,橘子甩下一句“周申健,我们分手吧!”之后就走了。
待我反应过来,想了好久,最后回了她:

我:好。

现在想起来,那天晚上,天好像下着很大雨。
橘子什么时候给我生了个女儿?!

我:你们……不要拿这样的事情开玩笑……

苏子青一声不吭,打开手机递过来。
是一个小女孩的照片。

我:苏子青……黐线!开这样的玩笑!

都十年了!黐线!无端端说橘子和我有个女儿……怎么可能?!我都忘记这个人了,忽然冒出来一个女儿。

我:苏子青,我跟橘子都分手十年了。十年!怎么突然会有个女儿?你不长脑子的吗?丢你,好玩吗?图什么啊你们?!

我大力拍桌子,起身离开。

F$$K!

我怎么可能就有了个女儿呢?!
我以前对橘子也没怎么地,她怎么这样……怎么,怎么那样对我?
那个小女孩,看起来……好像是挺像橘子的。
跟我有什么关系啊!
眼睛?眼睛小小的,好像挺像我。
我去。
不,眼睛小小的小可爱多了去了,
鼻子也是,
嗯,酒窝也是。
长这样的小女孩多了,
不可能是我的。

老妈子也真是的。早不叫晚不叫,我最心烦的时候叫我回家干嘛。
且慢!苏子青那家伙该不会告诉我妈了吧?
黐线!
还是先不要回家受审了。在外面躲躲吧。

我想着,七拐八拐的开进花间堂。
这是老家去年开张的一家田园主题酒店。
每逢周末就有很多家庭来着度假。
尤其这个时节,阳山到处桃子成熟,游客更多了。
在层林尽染、绿荫丛丛、桃子蜜香的桃花岛上,
散落着一座座江南民居特色的建筑,
又似乎做过细致的文艺修饰。
原生态的质朴,既怀旧,又温馨。

我坐在田边的的咖啡馆,
没有心情去看那些种满各种各样蔬菜、瓜果的菜地,
拿出那张小女孩的照片,看了又看,
十年的时间,仿佛在我脑子里拧成一股绳,
解不开,也不知道结在哪。

“爸爸!爸爸!”
耳边是小女孩嘶哑的喊声。

我的妈呀,真是有一个小女孩在哭。
她拖着采满蔬菜的篮子,
右手拭擦着眼泪,
仍不停的战战栗栗的喊着“爸爸”,
在田间的阡陌路上走了过来。
大片大片的菜园,大中午只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远处嬉笑着摘瓜摘菜。
小女孩走到跟前,累到走不动了。坐在咖啡馆院子里的石头阶梯上抽泣。
头发上、脸上、身上都是泥巴,估计是找父母的时候,在田间不小心摔跤了。

我走过去,蹲下身子,跟她打招呼,问她话。
她像受了惊的猫,缩在楼梯处嚎啕大哭。
无论我对她笑得如何灿烂,
她仍然一脸惊恐的看着我哭泣。

酒店的工作人员听到声音走了出来。
一位女生走到小女孩跟前,
她身边奔来一只小狗,趴在小女孩脚边,
友善地向小女孩吐舌头卖萌。

女生:小朋友,我是多多姐姐,在这个酒店工作。
这个小狗宝宝也叫多多。你是跟爸爸妈妈走散了吗?

小狗多多用头蹭着小女孩的脚,像是在安慰她。

小女孩的父母在桃子林里采果,
很快就找到了。

我又坐了下来。
这片田野林间,不过区区600亩。
父母走丢一时,尚有热心的多多们帮忙寻找。
而若一位父亲走丢了十年,
对于母亲,
对于应似花间甜蜜的小女,
又是如何的别样故事?

江南初夏,阳光温柔。
我驻足花间,
惊觉内心有个地方仿佛早已凉薄,
被这阳光一晒,似乎更加难受。
究竟是因何难受,
我却怎么也说不出来。

无论故事如何,
我想,
亦应该和橘子见上一面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