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来的故事集(十三)

橘子

8、再见,再也不见

有些人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
所以等待和犹豫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杀手。
我们一路遇见,也一路再见,
以我们的决绝或踌躇。

橘子:
我想你了。

我:
我……也想你。

橘子蜷缩着身子,头靠着我的胸上,一只手放在身下,一只手搂着我,
橘子:
子青,不如……我们不要再见了。

说着这话的时候,她把我抱得很紧。
我一时不知道“不要再见”是什么意思。
是指,她终于下定决心要和某个人一起?
还是说,橘子要决意和过去说再见。
或两者都是。

夜晚,世界,风在交织着寂静的梦。
我在迷糊之中睡着。

喂?喂!

Jo气急败坏的叫醒我。

我睁开眼。
Jo一边开车,一边瞪着我。

你真能睡!这么一会儿都能睡着……

我脑海中一片混乱,
我:
你刚刚说什么?

Jo:
我说,你真他妈的能睡!
你说,等下会不会像电视剧演的那样?一堆女人在医院争闹,究竟谁才是周申健女朋友?

这段话很熟悉,
眼前的路也很熟悉,
这样的画面,也很熟悉。

我满腹狐疑,看了Jo几眼,
我:
我刚刚睡了多久?

Jo:
我哪里知道!你还好意思……

她后来说什么我实在没听清楚。
我掏出手机翻,通话记录显示,我只打过电话给Jo。

是做梦了吗?
有一种东西,它曾在某个夏天的夜晚像风一样突然袭来,
让你措不及防,无法安宁,与你形影相随,挥之不去,
我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可能,是一场很长很长的梦。

到了医院,找到周申健住的病房。周妈妈正在病床前守着。她看到我们,朝我们点头示意。我走过去,看着周申健。他安静的躺着,像睡着了一样。头被厚厚的纱布包裹着,被固定了起来。身上插着一些针管,连接着各种仪器。
周妈妈说,
周妈妈:
健健昨天醒了,谢天谢地。可怜的孩子,昏迷快两个星期,昨天醒了……

周申健慢慢睁开眼,看见是我,示意我过去一点。
周妈妈站了起来,对我说,
周妈妈:
你们聊会。
说着走了出去。

我在周申健身边坐了下来。
他头不能动,但眼睛看了我一会儿。

周申健:
So,橘子来过吗?

我侧过头看了一眼Jo,她就站在病床边。
于是我摇了摇头。
我:
没有。我没告诉她。
你,不是说要去找她吗?发生了什么事?

周申健似乎刚刚结束了长久的昏迷,精神不太好。他双眼盯着天花板入神,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说一句话的力气的样子,
周申健:
So……我做了一个梦。
梦里面,好像要死了,要进地狱。
但听见有个小女孩喊我爸爸……

Jo看了一眼门那边,对着周申健嗤笑道:
Jo:
周申健,你十年没理过你女儿,你意思是你女儿还救了你……

她好像觉得对一个病人说这样的话,有一些过分了,就闭上了嘴,不再说话。
我对周申健说,
我:
贱贱。你不要胡思乱想太多。橘子和桃子,没有来过。

周申健似乎有一些触动。
周申健:
她叫桃子吗?桃子,周桃子……
他受伤的脸似乎是笑了出来,只是有点困难。

我:
她叫杨静,小名叫桃子。

周申健沉默了好久,他说:
周申健:
So,我想找橘子谈谈。

梦里面,橘子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冒了出来。

……十年来,桃子一直不知道她父亲是谁,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样的,十年后,又何苦要多此一举?
……
相认又怎么样呢?
……现在来负起作为父亲的责任吗?桃子需要的……不是一个偶尔来探望她的人。

我:
贱贱,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好好养伤。这些事情,还是等你康复以后再说吧。

周申健:
嗯。或者,我和橘子……
他说了一半,停了下来,
或者,还是以后再说吧。

从医院回来,我给橘子打了个电话,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她。
橘子在电话那边沉默了很久。
橘子:
子青,谢谢你。他没事就好。
但是子青……
我不会让他见桃子。
他和桃子没有关系。
子青,不是我恨他,我没有恨他。
而是,我和桃子的生活很好。
我不想有人打破这种平静的生活……

她语气很平静,像深邃的湖,看不到、听不出一点情绪。
橘子:
子青。
她一字一句的说着:
我们,也不要再见了。

她说着这句话的时候,
我感觉有一双手,紧紧的抱着了我。
那种感觉,就像梦中似乎经受过。
当时的惘然,此刻也浮出心头。
或者,
再也不见,就是字面的意思。
有些人走了就再也没有回来过,
所以等待和犹豫是这个世界上最无情的杀手。
我们一路遇见,也一路再见,
以我们的决绝或踌躇。

我:
橘子。为什么?

橘子好像展现了灿烂的笑,她笑着说:
橘子:
我谈恋爱了。

她停了下来,似乎沉浸在甜蜜的回忆中。
橘子:
十年了。
子青。说不定,很快就会结婚了。

我:
哦。
恭喜你。

在我的白日梦里,橘子临走的那个晚上,她说,
橘子:
这么久以来,我谈过最长的恋爱,是在桃子懂事以前。
……
可是她不喜欢那个人,每次我出去,每次见着他,桃子都要闹,一个劲的闹。

现在想来,即使是在梦,橘子没有骗我。

我:
结婚的时候,不要忘记给我寄帖。
如果,如果我们不会再见,
……
人不到,人情到……

橘子恢复了她的平静,像深邃的湖那样。
橘子:
子青。
她一字一句的说着:
我们,不要再见了。

我默默的回她:

好。

2010年3月的下旬,沙尘暴肆虐北方。
橘子给我打了个电话,让我不用去给桃子过生日。
她说,交了个男朋友,体贴的男友要和她,给桃子过。
我说了一个“好”,就挂了电话。
这一次,我也只能以一个“好”字来回应。
然后挂了电话。

时间,唯一最大的力量,
就是轻巧的将你揉捏,
使你渐渐相信,使你终于恍然大悟,
使你长大了一点,看透了一点,
也渐渐地,庸俗了一点。
其实,
你我仍在时间中,
一直迷惘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