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来的故事集(十二)

橘子

6、老张(2)

我喜欢你沉默的时候,因为你仿佛不在,
遥远而令人心痛,仿佛你已经死去。
那时,一个词,一个微笑就够了,
而我感到欢喜,欢喜那并不是真的。

苏子青:
橘子,我不能去了。

橘子并没有怪责他。
她忽然想去买件新衣服。
但橘子妈输钱输得眼红,一边摸牌,一边骂骂咧咧的说着不着边际的话。橘子就伫在那里,说了一句,

橘子:
我要去相个男人。

橘子妈确认自己听清楚了,忽然怒了起来,起身就给橘子一巴掌。
橘子妈:
妈了巴子,我前世作了什么孽!早叫你去你偏要生兔崽子,妈了个X,你这德性相个鸡巴……

麻将馆的人纷纷过来劝。老张走过来拉开橘子,“你妈气的咧,先回家去,先回家去。”说着话,拉着橘子的手摸了两把。
橘子把手抽回去,趁着众人在拉扯,在她妈的钞票里捞了几张,转身就走。

她决定带女儿好好的去逛逛。
于是花了一个小时好好的把自己装整起来,盘起了头发,露出圆圆的白皙的脸,选了一条宽大的浅蓝裙子,上面印着细碎的小花,对着镜子转了几圈,又重新换上黑色的性感吊带裙,这才满意的出门。

小桃子对焕然一新的妈妈并无兴致,对花花绿绿的世界充满了好奇。她时不时对着琳琅满目的各色玩意,咿咿呀呀的哼着,仿佛能够看见似的,莫名其妙的兴奋。橘子一边和女儿说这话,告诉她这是怎么漂亮的衣服,那是如何美丽的装束—虽然桃子完全不懂,但已不像在家时候,动不动就哭起来的模样—一边悉心选了好多钟意的裙子,想要每条都试个遍,似乎要把它们都要买下。

营业员满怀喜悦的给橘子拿了一件又一件,发觉她并没有要多买的意思,脸倏地黑了起来,不情愿搭理她了。
天黑时分,橘子选好她要的,带着已经睡着的桃子回了家。

一天的欢喜,终于平息了下来。

她换上新衣服,在镜前发呆。镜子里的人微微发胖,撑得那裙子要张裂开来。素花的图案,循着腰间的一圈赘肉曲了线型,顺着肿胀的奶子似要盛开。
这个还是她自己。橘子不由得低落起来。

曹妈,曹妈……
是麻将馆老张的声音。
他边唤着橘子妈,边走进屋子。看到橘子,看呆了一会儿。

老张:
杨橘,你妈呢?

橘子没有应他。她心里明白。
她伸手把胸间的裙衣拉了一下,看了里屋一眼,又盯着老张看。老张像做贼一样,被她盯得心里发毛,脸上摆出牵强的笑容,露出他那黑黄的牙齿。

老张:
你妈不在啊?那,那……

橘子没有回话,往里屋指了一下,便走了过去。老张站在原地呆了片刻,回望外面一眼,急忙也往里屋走去。

像羊羔一样雪白的女人,
散披着垂下的长发,躺在了床上。
昏昏扬扬的灯,在她身上轻裹了一层迷离的光,
像烧燃了人心头的火,使人感到血脉喷张。
老张觉得一阵硬朗,颤着步走过去,撞到了灯。

老张:
操!
猫下身子,俯身过去。

灯一直摇啊摇晃,摇啊摇晃。
橘子感到眩目,但她不敢闭上眼睛。
怕闭上了,就要掉下黑暗之中。
黑暗里有腐臭的气息,像荒水里的沼泽,冒出令人难受的气泡。
她不敢大力的呼吸,
一口气就会将自己燃烧起来,
火焰会将寂静打破。
但窒息让她逐渐昏迷,
感到地狱火把冰冷的躯体毁去了,
消失在一片漆黑当中。
而那一团火,一直摇啊摇晃,摇啊摇晃,
慢慢止息了。

老张起身,看了橘子一眼,默默穿好。
橘子拉住他,盯着他,说:

衣服被你弄坏了。

老张一怔,
从钱包里拿出三百旧钱,
放在床边,转身便离开了。

7、老张(3)

她并没对世界恶意,
世界为何对她仇恨?
可能,
这就是现实。

橘子再也没再穿过那件衣服。
老张后来给她买过很多,和别的。

最初是趁着曹妈打牌时,送到家里去。
老张一点也不扭捏,
衣服拿出来,跟橘子说,“来,试试看。”
橘子顺从地被他拉着走进里屋,脱掉了衣服。
老张把衣服往床上一扔,一边吃她的奶子,一边嚷着“饿了,饿了”。
橘子像个木头玩偶一般,被他牵着线,
左抬一下腿,右动一下脚,
有时颤啊颤把魂都颤没掉去,她依然像个木头一般,
没有哼一句声。
老张却越发有活力。

后来偶尔遇到曹妈半路回来的,吓得老张不轻。
他下一次就先出门晃半天,顺便带点别的摸上门去。
曹妈输牌时,老张不慌不忙的八卦着这个的牌品如何如何的差;
曹妈赢牌了,他也可以把某某的牌技搬出来侃大山。
总有他的招。

有时走不开,他便要橘子到麻将馆里去。
光明正大的去,偷偷摸摸的溜进杂物间。
然后让橘子带点吃的、用的先回去。

麻将馆的三姑六婆看久了,吧唧吧唧的都说开了。
有的说老张要续弦了,麻将馆老板瞧上了打牌的;
有的确凿的声称,老张瞄上屁股大的女儿,打算给儿子生一个弟弟;
更神乎其神的是,有人说亲眼看见老张天天在曹妈家里混,
两个女人伺候得老张神仙来,神仙去的。

曹妈仿佛都没听见,回家瞧见橘子仍是破口大骂,越发越不可收拾。
没多少日子,橘子便带着桃子离开了家。
曹妈再也没去打牌。
四处寻着橘子,上门去骂。
橘子也忘记搬了多少次家了,甚至桃子刚习惯爬的木地板,又要换着地爬。直到把电话也改了,再也没跟她妈联系。

老张就变成她唯一的亲人了。

她经常觉得很累。
有时候逗着桃子玩,不自觉地失了神。也没发觉脑子里在想些什么,只有女儿饿得呼唤她时,她才如梦初醒。有时候桃子会一边玩着,一边看着妈妈。看到妈妈回过神来,给她一个嘻嘻的笑。这样的笑,经常能把妈妈逗乐。也只有在母女二人独自相处的时候,这个家里才仿佛有点生机。

而只要老张一来,桃子就要哭,使劲的闹,折腾可怜的橘子。老张初时觉得有趣,换了一副慈祥的老爷爷脸,主动的去逗小孩子。但每次他一换脸,走近桃子,桃子哭得更犀利了,连气也喘不上。稍微大的点,能举起玩具就扔过来。他只好确定了桃子睡着,才敢偷偷过来。
橘子便觉得有点轻松了。
她寻思着,等桃子上幼儿园了,她要瞒着老张去找个工作。

2010年,北方地区遭受大雪侵袭,
东北持续低温,从09年年底一直冷到五月份。
那一年的3月下旬,沙尘暴肆虐,橘子给苏子青打了个电话,让他不要来给桃子过生日了。苏子青问起原因,她终于没愧对十几次的练习,说到交了个男朋友,体贴的男友要和自己给桃子过。
苏子青说了一个“好”,就挂了电话。

如果说,橘子这几年来说过无数的谎,这是令她最难过的一个。
难过的是,
她已经再不能肆无忌惮的在苏子青面前表露自己,
她遮遮掩掩的,像犯了极大的错,
像要埋藏一个天大的秘密,
而这个秘密会摧毁她所有的希望,甚至只是幻想。

傍晚的时候,老张没打招呼就过来。
他没有理会哭闹的桃子,就躲进了房间,靠在阳台边上抽烟。
橘子好不容易把女儿哄好,
默默进了房间。
老张丢掉烟头,把橘子抱住。
他像电台里天天播报的春旱,渴望雨露的滋润。
甚至没有脱掉橘子身上的衣服,
把橘子转过身去,就从后面压了上去。
完后他又把烟点着,翘着二郎腿坐下。

老张:
橘子……

老张吞了个烟圈,看了橘子一会儿,
老张:
你妈进医院了。

而后的事,
橘子已经记不清了。
那个她曾经依恋过,也曾憎恨过的女人,
就这样,
在难遇的寒冷中,
在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日子,
什么也没说,什么也没留下,
甚至,连最后一面也没能让橘子赶上,
就那样走掉了。

如果令
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
分别等于百分之
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,
那么:
幸运Luck,

L+U+C+K=12+21+3+11=47%;

爱情Love,

L+O+V+E=12+15+22+5=54%;

知识Knowledge,

K+N+O+W+L+E+D+G+E=11+14+15+23+12+5+4+7+5=96%;

努力工作Hard work,

H+A+R+D+W+O+R+K=8+1+18+4+23+15+18+11=98%;

而什么可以100%?

当年上学的时候,教授说,随便一行代码用穷举法就能计算出来:

心态ATTITUDE,

A+T+T+I+T+U+D+E=1+20+20+9+20+21+4+5=100%。

教授:
你用什么态度去看待世界,你就会得到什么样的世界。

他可能觉得,用一个段子来启蒙,比说教轻松。
但橘子不明白,
她并没对世界恶意,
世界为何对她仇恨?
可能,
这就是现实。
而更现实的是,

老张就真的变成她唯一的亲人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