听来的故事集(十)

橘子

3、夜谈

我深知,
挡在我们之间的,
是巨大庞然的人生,
阻隔在我们中间的,
是广阔无际的时间。
而我们都无能为力。

夜里。
小朋友好不容易被哄睡着了。
橘子坐在床边,看着女儿出神。

我:
奔波了一天,你也累了,早点休息吧。

橘子站起来,替桃子盖好被角,退了出来。她仿佛刚把沉甸甸的东西放下,立在门边没有动。

橘子:
子青……

话停了好一会儿,似是踌躇,而后定了心,

橘子:
我和桃子,明天就回去了。

我:
不多留一会吗?

橘子摇了摇头,

橘子:
你今天跟我说,周妈妈突然受了这么大的打击,暂时不要提桃子的事。其实,我并没想过要告诉桃子。

橘子:
你通知我的时候,我以为周申健要不行了,想着桃子长这么大,或者以后再也没有机会见着她的亲生父亲,才匆匆忙忙的带她过来了。

一直以来,我没有想着让桃子知道。

橘子:
可能听起来有些不近人情。
但你想,十年来,桃子一直不知道她父亲是谁,不知道父亲是怎么样的,十年后,又何苦要多此一举?

橘子:
本来平平静静的生活,何必额外多了这样的烦恼。
何况,即使相认又怎么样呢?
周申健要把桃子要回去吗?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答应的。
他现在来负起作为父亲的责任吗?
桃子需要的,是一个陪伴她长大,陪她一起成长的父亲,而不是一个偶尔来探望她的人。

她说到这里,停了下来。

橘子:对不起。

我:
橘子,我理解你的想法。但是,跟以前说过的一样,桃子现在也逐渐长大了,你或者应该让她清楚事情,让她自己来决定。

橘子轻轻笑了一下,说道:

橘子:
她才十岁。

橘子:
其实你也知道,我是先跟周申健分手了,再决定自己把桃子生下来。你现在明白吗?

橘子看着我,似乎是希望我给她回答。但我并未说话。

橘子:
意思是,周申健跟我,跟桃子,没有一点关系。
十年前是,十年后,仍然是。

我:
橘子,其实周申健知道了以后,他是要去找你。

橘子笑了起来。等笑容冷下,她说道:

橘子:
子青。
你又怎么知道,他找我作什么。
如果他来,是说爱我什么的,那我真会给他一巴掌。
子青。
三十多岁的人了,还分不清情爱吗?
十年前谈不上爱,
十年后就会忽然彻悟,觉得当初错过了爱?

还是说,因为多了个女儿,
谈起爱来,就变得容易了?

我一时无法接话。

橘子:
十年来,我想过嫁人。

她说到这里,似乎又停了下来。

橘子:
我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女子。
我也希望有一个爱我、护我,懂我,照顾我的人。
他没出现,我去找。
可是没有。
我也想过,像我妈说的那样,不如将就着,找个人结婚。
最好大家都有小孩,
或者再生一个。
但是不能。
可能是我自己的问题吧。我的身心都在桃子身上,有没有那个人,好像一点也不重要了。

橘子:
子青。
这么久以来,我谈过最长的恋爱,是在桃子懂事以前。可是她不喜欢那个人,每次我出去,每次见着他,桃子都要闹,一个劲的闹。

她说到往事,忽然展现出开怀的笑意。

橘子:
其实桃子很懂事。我也谢谢她帮我挡了许多。我那时候,只是孤单寂寞罢了。我知道,我的心并不在别人身上。

她话语默默低下,

橘子:
……我的身心都在桃子身上,有没有那个人,好像一点也不重要了……

便真的沉默了下来。

沉默中的时间,
过得很慢,
很慢。
我深知,
挡在我们之间的,
是巨大庞然的人生,
阻隔在我们中间的,
是广阔无际的时间。
而我们都无能为力。

我:
晚了。睡吧。

在黑暗中,
橘子紧紧抱着我的手臂,把头埋在我的怀里。
很紧,很紧,
像那个夜里一样,
只有无声的冷和热在流淌。

橘子:
为什么,时间过得这么慢。
子青……

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,

橘子:
我想你了。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
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.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.